许妈要的究竟“预估”,只是是估计——掉包创造篇2

原来郭希宽早有换子打算,这次特意去省城大医院生产,提前几天住院,寻找合适婴儿。姚策出生后,并没有带上手环,当时的手环就一个布条,上面记录了床位号,生母姓名等。杜妈的病例缺失大三阳部分,院方并不知道孕妇是乙肝患者,所以新生儿没有采取隔离措施。

当班护士直接把小姚策放入母婴室,放在昨天刚出生的郭威旁边。接下来给郭威洗澡时布条"掉落",被绑在了姚策手上,而姚策的布条则换给了郭威,错换完成了。为防止许妈发现孩子变化,16号当天没有送姚策给许妈喂奶,17号换班护士把姚策送去许妈病房,然而许妈丝毫没有怀疑,姚策脸带红点,软塌塌的脑袋垂着,一口奶没没喂到又被带走了。

同样是17号,健壮的郭威被带给了杜妈,杜妈惊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,问郭希宽要不要打疫苗,郭说回家再打来得及。杜妈不再追问,就这样两人欢欢喜喜的得偿所愿回家了。回到老家,关系好的邻居问时,开始杜妈还欢天喜地的说儿子出生了,等到夜深人静,郭希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换子经过,杜妈深吸了一口气,两人决定隐藏这一切,等风头过了再给郭威上户口。

躲在亲戚家顶楼的空屋子里,还在坐月子的杜妈迎来了第一波挑战,单位书记和父亲上门走访,面对询问,杜妈说孩子掉了,没生成。医院里的郑引大夫同样“收获满满”,给杜妈做的这台手术极具医学价值,写成论文发表不香么?至于姚策和郭威的术后打针方子也是恰到好处的对应本人,一切都很圆满。过了28年当然说忘了,医生不需要这么好的记性。

没想到司法介入后,一切不好糊弄了,医院安保科和警察配合原原本本的查出了真相。涉事医护按违法买卖婴儿处理,郭西宽涉嫌遗弃亲子和拐卖他子被拘留调查。杜妈也涉嫌包庇协查。

彻底查清楚已经是8个月后了,由于当事人拒不认罪,许妈果断上诉,二审维持原判。许妈拿着判决书跟郭威去看了姚策,魂归江西的姚策并不安宁,生前身后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质疑、谩骂,他好想亲口告诉养母,他是多么珍惜28年的幸福时光,多么依恋亲人的爱,多么希望远离暴力,一家人和和气气。幸亏他去了,真相并不能让他更痛苦,如果地下有知,他会哀叹自己命比纸薄,而同时唯一的欣慰是,养母一家的爱是那么真实,他始终拥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庭,还多了一个愿意给他捧遗像的哥哥。

姚策多想对许妈说,还给房子是真心实意的,只是临终前身不由己,身边人阻挠,自己也没办法实现心愿。希望许妈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不要追究亲父母的罪了,能善待他的孩子。郭威也劝许妈能够放手原谅养父母,许妈在姚策墓前含泪答应了。

既然真相已经明了,自己的心愿就达成了,对两个孩子也有了交代,一切恩怨到此为止吧。

依照法律,房子属于亲子关系赠与,既然不是亲子了,赠与前提也就不存在了,法院判决房产返回许妈。当然熊磊不甘心痛快地返回,她提起了申诉。

许妈同时申请法院强制执行。

虽然现在房子还没彻底返回,许妈知道,这一切不远了。郭威也会回到九江,一家人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。

相信地下有知,姚策也会替养母开心的。对姚策的儿子凯凯,许妈说,如果熊磊不愿意抚养,她会接到身边抚养长大,郭威也认可这个侄儿。如果熊磊愿意抚养孩子,除房产外,姚策的其他遗产许妈送给了凯凯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