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罚乐视网与贾跃亭,不只具备启示意旨

4月12日,乐视网发布公告称,收到北京证监局送达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因公司2007年至2016年连续十年财务造假等,对乐视网合计罚款2.41亿元,对贾跃亭合计罚款2.41亿元。此次监管部门对于乐视网与贾跃亭的处罚,为此前所罕见。个人以为,处罚不仅仅只具有警示意义。

证监会调查认定,乐视网、贾跃亭等存在多方面的违法事实,一是乐视网于2007年至2016年财务造假,其报送、披露的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文件及2010年至2016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;二是乐视网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;三是乐视网未披露为乐视控股等公司提供担保事项;四是乐视网未如实披露贾某芳、贾跃亭向上市公司履行借款承诺的情况;五是乐视网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行为构成欺诈发行。从其违法事实看,可谓罪行累累。

乐视网2010年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,2016年资金危机爆发,2020年摘牌。

从挂牌到摘牌,只有短短的10年时间。但是,乐视网的违法行为在其上市前就已出现了。根据证监会的认定,其当年IPO申请文件存在财务造假,这也狠狠地“打脸”贾跃亭乐视网100%没有造假上市的说辞。

不仅如此,其2016年的增发,也存在欺诈发行的违法行为。事实上,如果不是2016年乐视网资金危机爆发,真不知其财务造假还要延续到何时。但就是这样的一家上市公司,当年却头顶诸多光环,甚至曾经还成为“创业板一哥”。

反过来讲,在乐视网头顶光环的背后,证监会发审委是如何审核的?保荐机构是如何保荐的?是否做到了勤勉尽责?其成为“创业板一哥”,众多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又是如何进行调研与作出投资决策的呢?因此,一个乐视网,就暴露出市场从发审、到保荐、到投资等方面的问题。显然,这些问题的集中暴露,又不是偶然的。个人以为,这才是值得市场与监管部门重视的地方。

此次证监会对于乐视网违法一案的处罚,既涉及到乐视网,更涉及到众多人员。乐视网造假上市与欺诈发行,作为实控人的贾跃亭显然难辞其咎,这也是证监会对其处以巨额罚款的根本原因。不过,对于巨额罚款,能否执行到位却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一方面,乐视网已经退市,今后也几乎不存在重新上市的可能,对于执行处罚显然不会那么热衷。更重要的则在于,已经千疮百孔的乐视网,从2017年至2020年,累计亏损近300亿元,根本不具备执行能力。即使是证监会作出了处罚,也存在无法执行到位的问题。

另一方面,对于贾跃亭而言,其个人信用早已破产,曾经声称“下周回国”的贾跃亭,至今也没有回来。而且,就贾跃亭个人而言,在国内也没有可执行的巨额财产。因此,与对乐视网的处罚一样,对于贾跃亭个人的罚款,同样存在无法执行到位的问题。

因此,虽然证监会对乐视网与贾跃亭开出了巨额罚单,但也会遭遇“执行难”的问题。此次的处罚,则更具有形式上的意义,而不具备实质性的“内涵”。尽管如此,却不能抹杀此次巨额罚单的意义所在。

其一,巨额罚单凸显出监管部门从严监管、从严处罚,对违法失信行为“零容忍”的一种态度,也必将在市场上产生震慑作用。如果还有其他上市公司及相关人员胆敢以身试法,那么乐视网与贾跃亭将是“榜样”。其二,巨额罚单也凸显出资本市场违规成本的大幅提升。

此前对于造假上市、欺诈发行的处罚,基本上呈现了“隔靴搔痒”的一面,也常常为市场质疑与诟病。此次的巨额罚单说明,违规违法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。特别是在新证券法已经实施的背景下,巨额罚单无形中也具有非同寻常的现实意义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