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富汗“打游击队”硬刚美军20年,此刻东山再起,凭什么?

一提到阿富汗,人们会立马想到两大标志性代表:塔利班和帝国坟场!特别对于很多年轻观众来讲,大家几乎是从有记忆的那一刻,就开始看美军及其联军在阿富汗打治安战的新闻。这场时隔二十年的战争,正是美国对911事件,展开对阿富汗塔利班组织的报复,在“世界警察”的高压打击下,塔利班不仅顽强存活下来,时至今日甚至快要胜利了。要想了解塔利班究竟是个什么组织,咱们就不得不提帝国坟场,谁也想不到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阿富汗,是一个平静、富强的国度,被称为“中东小瑞士”。

要知道阿富汗是个内陆国家,地形和气候的限制,工农业都不是很发达,但是占据了亚洲的咽喉位置,阿富汗成为陆上的贸易枢纽,于是借助区位优势成为了帝国争先恐后拉拢的香饽饽。留过学的末代国王查希尔主张开放,任命自己堂兄达乌德为首相,此人是一个激进的改革派主张一切西化,在力图保证阿富汗在铁幕下能保持独立的情况下,利用美苏对阿富汗区位的需求“左右逢源”,获得大国的贷款援助和技术支持。有了本钱,阿富汗迎来了飞跃式发展,短短几年的时间,这个贫瘠的国家就拥有了大小工厂40个,大小飞机场8个,绿地、高楼和大学取代了沙漠、黄土和宗教学校,基础建设拉动了经济发展。

在此期间,阿富汗对外文化交流频繁,有不限男女的国际学校,妇女被鼓励去掉面纱,和男性一同上学,自由参加选举和自谋职业。那个时候大街上,可以看到年轻的阿富汗女孩穿着西方潮流的短裙,身穿西装的阿富汗商人开着苏联和西方产的轿车,新式的医院和学校拔地而起。好景不长,查希尔国王赴意大利治病,却得知王位被人篡夺了,不是别人正是堂兄达乌德。

原来亲美的查希尔和亲苏的达乌德,政见相左已经很久,一味靠着大国的输血,阿富汗失去造血功能越发窘迫,精明的达乌德抓住时机,逼迫查希尔国王退位“黄金时代”就此终止。此后的多年里,阿富汗上演了一出出的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的政治闹剧。先是达乌德自己随后几年被拉下台,然后一个又一个政治人物上台“走场”,就连阿富汗的国名也被改了好几次。

直到1979年一位关键人物上台,留美学生阿明是政坛少有的高材生,却不知在两大可以毁天灭地的强权之间游走是很危险的,阿明居然为了摆脱苏联的控制,日常攻击苏联。先是驱逐苏联专家和外交官,然后废止《苏阿友好合作条约》,最后甚至把苏联人想怎么刺杀自己的全部情节公诸于世。于是三个月后,苏联入侵阿富汗,在这场持续十年的战争中,从勃列日涅夫到戈尔巴乔夫,苏联换了4位总书记也没拿下阿富汗,苏联并没有如愿建立一个亲苏政府。

在历届联合国大会上,也遭到各国的强烈谴责,战争造成了130多万阿富汗人死于战火,600多万人流亡国外沦为难民。在残酷的战争下,阿富汗人不仅需要抵抗的武器,更需要支撑下去的精神信仰,于是便催生出了“塔利班”。这个组织起先由阿富汗难民营伊斯兰学校的学生组成,塔利班意即“伊斯兰教的学生”,成立之初塔利班只有800人,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,他们高举铲除军阀重建国家的旗帜,并提出反对腐败恢复商业的主张,以纪律严明、作战勇敢,因此深得阿富汗平民的支持,使得塔利班的实力急剧膨胀,发展成为一支拥有近3万人,数百辆坦克和几十架喷气式战斗机的队伍。

塔利班成立的第二年,发动了代号为“进军喀布尔”的战役。由于苏联扶植下建立起的卡尔迈勒政府腐败无能,大批官员辞职出逃,被阿富汗民众视为苏联的傀儡政府,得不到阿富汗民众的认可,很快塔利班在民众的支持和帮助下,扫荡了阿富汗全国90%以上的领土,并在喀布尔宣布建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,阿富汗民众欢呼雀跃,看到了国家统一和平的曙光。掌权后的塔利班声称要建立,世界上最纯洁的伊斯兰国家,再次宣布恢复伊斯兰教的传统生活方式,男人又开始蓄须女人则必须蒙面,民众很快意识到这下支持错人了,历史的车轮要倒开了,他们不得不翻箱倒柜找出早就被丢弃的长袍。

由于阿富汗妇女占据了全国绝大部分教师岗位和许多医疗岗位,“教法一行”妇女不能外出工作,一时间全国教育和医疗服务崩溃,大量儿童失去上学机会,非正常死亡人数猛增。再加上塔利班执政以来对国家重建毫无建树,加之经济每况愈下 疾病流行,使它得到的支持度逐渐下降。塔利班也知道光靠抓仪容仪表不能填饱肚子。

当时阿富汗在“黄金年代”,积累的工农业基础已经被战乱摧毁,但是宗教教义并没有写着,如何跟瞬息万变的世界经济市场做生意,于是塔利班政权另辟蹊径地,想到了最容易搞钱的方式——制毒。在塔利班的管理下,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毒品产地。其罂粟种植面积近11万公顷,每年生产4000吨毒品,巅峰时占据全球毒品产量的75%。

任何一个稳定的政权都不会容忍毒品在境内泛滥,所以毒品产量旺盛的背后往往有一个秩序失控的社会背景。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在2006年做的估算,阿富汗的GDP52%是由毒品贸易产生,全国有接近10%的人口从事和毒品有关的工作。即使这样,因为他实行的政教合一,仍然有国家承认塔利班是合法政府,掌权了的塔利班开始走向极端。

2001年塔利班政权不理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,及外国非政府组织的反对,颁令说巴米扬大佛雕像是崇拜偶像的行为,以炸药及坦克炮火摧毁这座古迹。要知道这座巴米扬大佛年代久远,它不但看到了唐代高僧玄奘,去印度取经的时候从它面前虔诚地走过,还目睹了无数僧人围坐在它周围谈经论道的热闹场面,就这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。大佛被炸毁之后过了5个月,塔利班的好朋友基地组织,劫持客机撞毁了美国世贸大楼,干出了震惊世界9.11恐怖袭击案,愤怒的美国总统小布什,召集盟友组成联军在一个月后进入阿富汗,发动了阿富汗反恐战争,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塔利班赶出了首都。

这个从1996年开始,统治了阿富汗长达5年的政权就这样走下了神坛,从此沦落成了一支反政府武装游击队。由于阿富汗地形的复杂、易守难攻,他们选择潜藏在阿富汗境内的深山发展势力,采用游击作战的方式,消耗、骚扰、蚕食美军在阿富汗的力量。2007年,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倒台已整整六年了,尽管以美军为主导的驻阿各国部队,以及阿政府军不断加大对塔利班武装的打击力度,但迹象表明,塔利班武装势力在阿富汗境内还是呈卷土重来之势。

报告显示,目前驻阿富汗国际联军总数约5万人,是4年前的3倍,6年来不断见长的伤亡数字和仍不见明显进展的重建进程,使得与阿富汗问题有关的各国之间出现了分歧。一些原来积极介入阿富汗问题的国家,都在不同程度上表示出厌倦情绪,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塔利班组织再次兴起。在美国政府一直以来的打压下,阿富汗塔利班军事实力和组织架构都遭受了严重的打击,虽然在军事上的打击是行之有效的,但是在经济上联军从来无法压制塔利班。

美国扶持的傀儡政府腐败无能,依赖外国援助的畸形经济模式,再加上城市化率不足25%,客观上导致了美国扶持的阿富汗中产阶级与农村地区的隔阂,也就是“城市包围农村”道路行不通了。“如何给农村阿富汗人分配大饼”的任务,落在了塔利班手里。要知道阿富汗人口不多,但是却有20多个名族,每个名族都有自己的语言,各名族又分为部族和集团,下面又分成众多的小部族或家族世系,再加上地形的封闭,各部族间相互隔绝,各个传统政治格局分庭抗礼,而塔利班利用宗教“释经”权,笼络一方人心建立基层政治,依靠毒品贸易,控制了农村的经济,掌握一定的基层政权控制能力和经济实力。

塔利班在2015年以后,逐渐激烈的军事斗争中增长了战斗的经验,团结了组织 扩大了地盘,甚至获得了一定的民族主义成分。在多年的战争中,塔利班逐渐摸索出一套不同的,融合了阿富汗本国穆斯林传统,和一定民族主义思想的意识形态,虽然意识形态没有形成理论,但塔利班通过基层治理和军事斗争中的实践成就,让塔利班在阿富汗国内获得了政治认同。在经济和政治上得到支持后,时间进入到了2018年,彼时的阿富汗塔利班,已经实现了“鸟枪换炮”,经过了长达5年的军事建设,阿富汗塔利班确实在近两年的攻势中展示出不俗的战斗能力,让阿富汗人相信这一萦绕在古老土地上的幽灵依然强大。

20年来,阿富汗已有3万多名平民被美军打死、炸死,或因美军导致的战乱而死亡受伤人数超过6万,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。然而,美军造孽无数,最后却完全不负责任地一走了之,完全没有作为超级大国的担当,留给阿富汗人民一个千疮百孔,危机四伏的未来。战争还在继续,每天都有死亡,阿富汗重回塔利班之手,已经是一个时间问题了。

相关文章